臼桑

心里烟花绽放,千万般浪漫

zippo打开,火焰慢慢亲吻到烟头,烟草被点燃,开始燃烧。

她厌恶地看着面前这个抽烟的人,只觉得老师在学生面前抽烟这个行为怎么也不对。

但是,说着讨厌,却默默关注起老师来。老师不教她这个年级,但教室离得很近,每次她出去,走廊上总能看到老师在抽烟,真是个老烟鬼。

其实老师不老,才29岁。

临近期末,老师来代班。老师上课讲的很细,她听的很认真。课结束,她回到座位上,老师突然来到她身后,拍了拍她的肩膀,她起身,给老师让位,只见老师边改她的画边说“你是我见过真的有认真学过的学生,好好学,等到了总部就可以开始头像了。”

老师坐在位置上,看着她,眼里含笑,认真的说道。

老师的眼睛是最漂亮的,她是这么认为的,她盯着那一双眼睛,那一瞬间,只觉得心里烟花绽放,千万般浪漫。

豆豆

豆豆是父母因为我生病了,就买给我,为了治愈我的灰泰迪。在医院大吵大闹一番,终于得到一个出去的机会,妈妈开车带我去宠物店,买了一点点大的豆豆。那时的他还是小小的,抱在怀里跟个小娃娃似的。从老板娘将豆豆放到我怀里后我就一直抱着他,抱着怀里小小的生命。

狗狗真是一种很奇妙的生命,他们似乎永远活泼,主人是他们的唯一,他们可以与我们的生命产生不一样感情的联系。

我其实一开始拒绝豆豆,因为接纳豆豆让我有种似乎背叛了割鹿的感觉,但同时我又很期待这一条生命。而当我真正将这条生命抱在怀里时,我真香了,我瞬间心里热泪盈眶。另一条小生命将与我产生联系。

他的眼睛像黑豆豆一样明亮,所以我取名叫他豆豆。

见了他一面我就回医院了,因为医院不允许我外出太久。

再一次见到他就是出院了,他还是小小的一只,见到我还不熟悉我,抱在怀里都是僵硬的,我轻轻亲了他一下,他回望我一下,用黑溜溜的豆豆眼看我,似是充满疑惑。

我们的日子要开始了,小家伙。


机灵鬼

我总被以前的事情所困扰,发生过的事情如同一团乌云,就在我的头上,想躲躲不掉。我总在思考,甚至想着去看医生,我是不是有幻想症,不然怎么总控制不住自己。

心理医生说我是个完美主义,所以总在思考之前犯的“错误”。

今天我的新头戴式耳机到了,我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豆豆就躺在我的腿弯里,空调开着,整个人很舒服,很放松。可是脑子里又控制不住去想前两天的“错误”了,突然转念又想到了老师夸我时的情景,不禁嘴角上扬……所以我每次想“错误”的时候,想开心的事不就好了,这样不就不难受了,我真是个小机灵鬼!

人类荒唐地把琐事看得太重,让自己和他人都过得不快乐,似乎挺可悲的。   毛姆



你用你呆呆的性子和大肥身子……

梦境二

刚从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出来,就急忙赶去公交站台,准备回家了。其实我是想多玩两天的,奈何父母明日皆有工作,只好作罢。

刚过安检,我主动拿起过检的属于我的背包,还没背在身上,父亲就从我手中夺过,背在了自己身上。从后面看着,一个已过中年的老男人背着一个红色卡通书包还真是蛮好笑的,但我笑不出来,从昨天来到现在,路上我从未拿过一个包,都是父母拿的。

我突然想到以后,自己出门,就该自己背包了。还要自己查路线,买票等等,我向来是个懒人,所以我该抓紧时间,抓住现在这一刻。

不知是否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晚上我便梦到了日后自己出门的景象。我背着一个红背包,推着一个行李箱,手里还领着一个包,在高铁大厅里寻找着自己的厅号,不至于手忙脚乱,但也满头大汗。画面一转,我蹲在一个角落里哭泣,不知在哭什么,心里只感觉十分悲伤。

梦醒了,我细细品味一番,只觉得对父母的感情更为深厚了,眼里隐隐有泪流现。


论拥有一个喜欢给自家猫猫做表情的主人的猫猫疑惑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