臼桑

梦境二

刚从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出来,就急忙赶去公交站台,准备回家了。其实我是想多玩两天的,奈何父母明日皆有工作,只好作罢。

刚过安检,我主动拿起过检的属于我的背包,还没背在身上,父亲就从我手中夺过,背在了自己身上。从后面看着,一个已过中年的老男人背着一个红色卡通书包还真是蛮好笑的,但我笑不出来,从昨天来到现在,路上我从未拿过一个包,都是父母拿的。

我突然想到以后,自己出门,就该自己背包了。还要自己查路线,买票等等,我向来是个懒人,所以我该抓紧时间,抓住现在这一刻。

不知是否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晚上我便梦到了日后自己出门的景象。我背着一个红背包,推着一个行李箱,手里还领着一个包,在高铁大厅里寻找着自己的厅号,不至于手忙脚乱,但也满头大汗。画面一转,我蹲在一个角落里哭泣,不知在哭什么,心里只感觉十分悲伤。

梦醒了,我细细品味一番,只觉得对父母的感情更为深厚了,眼里隐隐有泪流现。


评论